当前位置:
> 资讯中心 >

【奋斗创未来】王煜程:实干创新,成就工匠人生

发布日期:2022-07-13 信息来源:建筑公司 作者:于玮 摄影:王煜程 字号:[ ]

在上海电建的基础设施业务的建设领域有着这么一位“工匠”,他叫王煜程。

初见时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南方小伙儿,他戴着眼镜,一张憨态可掬的娃娃脸,说起话来也慢条斯理,80后的王煜程给人文质彬彬的感觉,一时间很难把他和传统印象中五大三粗的工地施工人员联系起来,但要说起重吊装,却没人比他更在行。

从23岁刚大学毕业,他便来到当时的望亭发电厂项目,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钢结构安装技术员,从此他接触到了起重吊装,而这一干就是18年。从火电项目到如今的基础设施项目,这一路上不仅留下了他的青春印记,更铸就了他成为一名电建“工匠”。

不忘初心,扎根一线的实干家

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,浦东新区文化广播电视中心发射塔项目工地,还不到上班的时间,王煜程却早已换上蓝色的工作服和工作帽,在现场上仔细的印证着方案中的每一个步骤、检查施工质量和安全、处理现场各种情况……下班,已经是星星缀满天穹的时候了。

这是王煜程在浦东电视塔项目上每天的工作状态,周而复始持续着。多年来,日历用过一页又一页,但上下班“早来晚走”的节律却没有更换过。

他说:“这是上海浦东新的地标性项目,所以每一个细节都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他深感自己肩头的责任重大。

这个项目的发射塔总高度200米,为全钢塔桅结构。钢柱构件每根约3吨,其余横梁支撑构件,每根最大吨位不超过2吨,对于多年从事钢构件安装的王煜程来说看似简单,实则不然。

该工程3千余根构件,全靠法兰连接,仅接头有6千余个,既要保证每个法兰对接的严丝合缝,又要保证4万8千套的螺栓穿孔率,而且还要确保电视塔0米到200米的垂直偏差不超过50毫米,其安装精度要求非常高,实在不是一个简单的活。

“在现场施工中不仅要实干,还需要巧干,所以就找窍门、想法子控制每片法兰的安装精度和质量。”接到任务后,王煜程凭借多年安装的经验,尝试着设计一款用于法兰安装施工的定尺寸的模具(俗称“靠山”),工人在现场安装时,只要拿“靠山”套一套,哪里有误差清清楚楚,大大简化了费时费事的法兰对接工测量作。现场还根据不同的钢柱、横梁、支撑类型,组成了5种不同的组合构件,将大量的螺栓施工在地面完成,不仅缩短了整个施工进度,更保证了施工的质量和安全,最终验收时200米电视塔垂直误差仅为±20毫米,获得了监理、业主一致好评。工程不但获得了金钢奖、上海市白玉兰奖、浦东新区优质工程奖、华东区优质工程奖,还在政府“上海发布”微信号上予以的推荐,如今该项目已作为浦东新区新的城市地标,为公司市政项目业绩增添了新的“注脚”。

“因为实干,才能敬业,才能拿出‘豁出去’的劲头。”王煜程知道,现场安装这个活又苦又累,更需要发自内心的热爱。

砥砺奋进,攻坚克难的奋斗者

外高桥二期电厂干煤棚封闭环保改造项目,其施工的难度迄今令王煜程记忆犹新。

若问,此项工程难在哪?第一 ,当时正值上海市正举全力筹备第一届进博会,电厂必须确保24小时不间断运行,所以必须在电厂运行的状态下进行施工,稍有不慎,就会影响到电厂运营;第二,火电厂运行离不开煤,因此既要保证煤场能够正常取煤,还要同步施工,狭小的施工场地这又是一个必须化解的矛盾。有人形容,这个项目施工,有点像在电厂的心脏地带动手术刀的意思,这是一场极为艰难的巷战! 第三,根据上海市环保行动计划年底前,煤场封闭工程必须完工,也就是说,“后门”关的紧紧的,规定严严的,要在短时间里完成,这太难了!

从常规的施工方案来看,煤场封闭工程一般是网架结构,必须先地面拼装后分段吊装,或是搭设脚手架在高工散装。这样的施工作业,当然不错,几乎成为了网架施工建设的铁律。但是,此项目如果沿袭上述施工作业方法,煤场的正常取煤必然受阻,电厂运行必然受阻。

    如何破解矛盾,王煜程面临着又一次的考验,但他却的乐观认为,每个工程项目都会有各种困难,动动脑筋办法总归比困难多。

他先从设计院优化结构设计方案入手,与专家们进行了许多次会诊,一次次验算节点,对结构形式进行反复核算,确保施工中不发生图纸返工。这是第一步,真正反映才智和创造精神是他后续的施工方案。

为了确保“电厂运行不断、施工不断”,他与技术人员进行了一遍遍现场踏勘,从资料收集,到确立施工方案,再到形成施工计划,可谓焚膏继晷,耗尽心力。为了降低场地狭小对施工的影响,他结合方案设想,耐心、细致地在电脑上进行绘图,以及实地放样、分析,终于研究出了“液压同步滑移施工法”。

什么是“液压同步滑移施工法”?用他的话解释,就是把整个煤场的封闭网架工程比作是一个长310多米的长形 “蔬菜大棚”,并按计划分割成若干小段,安装好一段,然后通过液压千斤顶向前滑移一段。这样施工场地可以保证固定在一块区域,而煤场的网架却在一天天的在“变长”。大大提升了安装效率和整体进度,仅此一项创新为项目最终盈利了400多万。“液压同步滑移施工法”施工方案后来还获得职工五小成果二等奖,王煜程本人也被业主授予了外高桥第二发电厂安全个人称号。

“对于电建人而言,要做好一个工程,就要倾注匠心的精神。” 这句话凝结了王煜程对工作的感悟。

牢记使命,技术创新的带头人

王煜程创造创新精神,在平山项目冷却塔烟道安装工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排烟冷却水塔系统是火电电厂建设中重要的一环,玻璃钢烟道施工是关键路线之一,平山电厂二期工程玻璃钢烟道直径约9.8米,无支撑跨度最大60米,单段重量最重约86吨、长度24米,是国内直径最大且跨度最大无支撑的第一个玻璃钢烟道工程。

当时,有几种方案可供选择:一是照搬传统工艺,浇筑几个40多米高的混凝土临时栈桥,用于管道对接安装;二是选用1600吨汽车吊进场安装。他面临的选择是,要么单纯求稳,采用第-种方案, 但是要增加200多万临建成本,还会拖后整个项目施工进度。第二种方案中1600吨汽车吊国内数量不多,难以匹配现场安装的时间,还需要重新修一条进现场的道路。

年底“168”的发电目标已经确定,他知道,重任在肩,眼前只有一条路:攻下这个难题,为国家重点工程添彩,为上海电建添彩。他下了决心,即快且省的干好这个安装项目。

经过重新考虑,选择了LR1400-400吨履带吊,作为起重设备。为了不破坏场地,他因地制宜利用现场上已有的塔吊标准节作为主要支撑件,淋水构件作为压重,再根据烟道分段,进行了支撑位置的布置。并对吊装过程每一步进行计算机作图模拟,对现场实际操作时按模拟的步骤进行监控,保证了安装的质量。

虽然方案经过再三计算评审,但是实际施工中,没有一定的技术实力和气魄还是不行的。他感到了压力,在一次方案评审后,业主方的专家问了他一句:“这个活有没有把握?有多少把握?”王煜程一字一句回答,“我有80%的把握!”

还有20% ,他没有说,那可是风险啊!

在施工中,王煜程根据实际情况提出了一系列富有独创性的见解,采取有效措施, 配合业主解决了设备缺陷等一连串难题,最终优质、准点高、效地完成的平山项目的烟道吊装施工。平山项目的两年中,他与他的团队有汗水,也有泪水;有辛酸,也有心痛,但是,他无怨无悔!因为他与电建人一起用双手,托起了又一个“全球单机容量最大”的“国家示范工程”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<bdo id='fdrvBJqT'><center></center></bdo><acronym id='oaPI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acronym><span id='VZEVQ'><dfn></dfn></span>
    <strong></strong>
    <option id='NlClE'><sup></sup></option><blockquote id='iRWUQn'><q></q></blockquote>
        <optgroup id='ClZ'><code></code></optgroup><thead id='HYaBYj'><em></em></thead>
        <font id='KV'><i></i></font>
        <bdo id='DJFAUBvv'><base></base></bdo>
          <sup id='VlPMhM'><thead></thead></sup>
            <dir id='BhOiMWfu'><strike></strike></dir>